纪念谢晋:他的电影让下一代知道我们国家所经
首页
阅读:
admin
2019-10-23 06:40

  已经离开十年的谢晋的导演,被授予“助推思想解放、拨乱反正的电影艺术家”称号。从影60年,他留下的《红色娘子军》《女篮五号》《天云山传奇》《牧马人》《芙蓉镇》《鸦片战争》等影片,创作贯穿了新中国电影发展的历程,在每个时期都有代表当时电影艺术高度的佳作。

  12月21日,上影集团董事长任仲伦向谢晋家属转交了改革开放40周年的证书和奖章,并动员集团全员向谢晋同志学习。

  接过证书,谢晋的女儿谢庆庆激动地说,“我爸爸这辈子只会拍电影,为了电影事业,他把自己献给了国家,献给了人民,献给了党。”

  谢晋有一句名言,“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这句话如今看来也成了他一生的电影实践。谢晋的侄女胡依望回忆道,谢晋生前曾说过的话,“如果我走了十年、二十年大家还会说起谢晋曾经拍过的影片,我这一生就无憾了。”如今谢晋已经离开十年了,“他的作品依然在修复、在海外放映,他一生的愿望已经实现了。我感觉他还在我们身边,他创作的作品告诉我们,我们民族所经历的历程;他的电影会让我们的下一代,知道这个国家所经历的这一切。”

  曾在《高山下的花环》、《最后的贵族》等片中担任副导演的谢晋弟子武珍年说,谢晋多年的创作,“需要清醒的认识,需要足够的勇气,需要坚持到底的毅力。”谢晋一生历经许多苦难,但始终饱含创作热情,因此武珍年说,在电视上看到他被授予奖章的时候,自己也禁不住“饱含热泪地热烈鼓掌”,“他的每一寸胶片都浸润着他对普通人民感情的命运共鸣。”

  《牧马人》的副导演鲍芝芳在会上发言几度哽咽,“我很荣幸能成为谢导的学生,这是我艺术生涯中非常重要的阶段。跟着他拍戏,不光是学习他的导演手段和艺术技巧,更重要的是,向他学习怎么做一个电影人,怎么做一个中国人。”鲍芝芳回忆拍《牧马人》时,谢晋十分注重下生活,“拍摄《牧马人》前让我带着演员下生活体验了整整一个月,所以演员在影片中能自然呈现当地村民的风俗人情。”不仅如此,谢晋还给当时的朱时茂和丛珊布置任务,要演员在体验生活期间排十个小品,谢晋会亲自检查,通过这样的训练,年轻演员的一举手一投足都会融入人物。

  另一位谢晋的“小辈”张建亚导演感叹说,“现在这种很多人都不会了。今天的年轻演员,能帮你分析剧本就不错了,但是会分析和能呈现,是两码事啊。”

  张建亚认为,谢晋导演留下的精神财富,很重要的一点是他对于电影不懈的实践和热爱,无论处在什么样的艰苦条件下,“导演就是要拍,无论如何不能断。而且他不是为了拍影响大的电影才去拍这些题材,他是拍好了这些电影才留下来。”张建亚回忆,1980年代对于“文革”的反思电影,其实全国各地都在拍,“谢晋特别善于用走入中国观众人心的独特的个性的人物。照着你心里最酸的那根弦猛弹。”

  谢晋的导演艺术对于后辈们影响是深刻的,“现在批量化生产,生产同质化产品,谢晋作品的是不重复自我的。”

  上海电影集团副总裁许朋乐说,这项荣誉颁给谢晋,“实至名归”。“谢晋不仅用作品拨乱反正,而且在30年中身体力行,不断探索电影机制的改革,对就传统的电影模式观念大胆开拓。”许朋乐梳理了谢晋1988年电影创建了巨星影业,在传统的制片厂垄断行业里进行了民营公司电影实践。同时,他也是一位电影社会活动家,“充分利用、调集社会力量来搞电影。把上海有名的企业家聚集在一起。”从影多年,谢晋认为电影需要人才,又一手创办了谢晋恒通明星学校,赵薇、范冰冰等明星最早都是从这里走出的。为了拍摄《鸦片战争》,谢晋又带头建立的最早的影视基地,在横店盖了鸦片战争一条街……“抛开单片,一路梳理谢晋电影走过的一长串的足迹,我们能够看出谢晋是非常睿智敏感,掐准了社会发展的节点,这些事情今天看来很平常,在过去都是开创性的,谢晋不仅仅是艺术家,更是电影产业改革开放探索的开拓者。”

  曾与谢晋共事多年的原上影厂长,《生死角色》的导演于本正在发言中谈到谢晋的成功离不开整个时代为其提供的土壤和养分。“谢晋的每一部拍摄的时候都经过大风大浪,只有这样的时代才能诞生谢晋这样的电影艺术家。今天纪念谢晋,不应该忘记他背后是一大批人思想的体现。拍摄《牧马人》《芙蓉镇》等影片时,张贤亮、古华等作家在文学的基础上,已经进行了思想解放和拨乱反正的伟大创造。而谢晋每次拍电影的‘排除万难’,周围帮助他的人我们都不应该忘记。如果没有周围这些人这些气氛,这份勇气和敢于担当,他的作品要出来也很困难。要感谢整个创作环境和氛围。”

  谢晋的创作始终将个人与民族、社会、国家的命运结合在一起,塑造了数不清的个性鲜明、至真至善、令人难忘的艺术形象。历经不同年代、运动的谢晋,敏锐地关注着社会,慈悲地关怀着个体,书写了时代,也超越了时代。

  谢晋导演曾说:“我的作品要力图在刻画民族悲剧中,给人以反思、警醒的作用”。于是罗群与冯晴岚、许灵均与李秀芝、秦书田与胡玉音这些人物承载起着民族苦难中普通百姓的善良、坚韧,对于幸福充满着向往的银幕形象,始终活在观众心里。“他电影的形式,更加生动形象,更加富有感染力影响了普通民众的思想启蒙。如今,他离开我们整整十年了,他依然影响着我们,甚至依然深刻地影响这个国家和我们。他活着!”任仲伦在会上感慨地说。